墨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墨水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扬州一男子信用卡离奇被刷洗车店POS机在自攻钉水果罐头钻铣床胶版纸深孔钻Frc

发布时间:2023-12-18 13:27:45 阅读: 来源:墨水厂家

扬州一男子信用卡离奇被刷 洗车店POS机在捣鬼

在扬州杭集镇,有一家洗车店,规模不大,看起来和其他洗车店无异。然而,去年11月底,老板被抓,其“地下生意”浮出水面——在接待洗车客人时,该店利用改装的POS机窃取客人银行卡信息,复制银行卡,窃取卡内资金。目前,该店老板及其“师傅”、同伙共6人落,其中5人因涉嫌信用卡诈骗罪,被邗江区检察院批准逮捕。没想到,“师傅”的真实身份是山东德州一家烧烤店老板。

一个正规洗车店为显微镜何会做这样的“黑生意”?在作案过程中,他们各司何职?本期读案,为您讲述。

卡上资金离奇蒸发

短信提醒紧急报警

老崔家住邗江区杭集镇。2015年10月8日晚上11点50分,他刚上床准备睡觉,短信铃声就一阵接一阵地响起来了。

“这么晚了,谁会发信息呢?”老崔打开短信一看,顿时睡意全无——共有5条新短信,发信人全是交通银行,大致内容是,他的借记卡在两分钟内,先后广告牌5次被刷卡消费共计1万元。

这下,老崔慌了。正当他准备打冻结该银行卡时,短信铃声再次响起,也是银行的交易提醒,此时,卡内余额只剩下几十元零头。

老崔怀疑银行卡被盗,赶紧去找,结果发现,银行卡就在钱包内。这张银行卡的密码,只有老崔和家人知道,而此时,家人都在家里,并表示没有刷卡消费或转账。

银行卡在身上,自己没进行任何操作,卡内的钱是怎么“跑”的?老崔怀疑自己遇到了高科技犯罪分子,立即报警。

就在老崔报案当晚,家住邗江区的许先生也遭遇了这样的怪事。

许先生是一个球迷。案发当晚,正值中国队的亚洲杯比赛,晚上11点47分,许先生正看在兴头上时,突然收到5条短信,全是农业银行发来的交易提醒,内容显示,他的借记卡被分5次刷走9600元。许先生顾不上看球,赶紧报警。

案发次日,扬州市公安局生态科技新城分局对此进行立案侦查。通过案情分析,警方怀疑,这很可能是一桩电信诈骗案,决定从涉案银行卡的消费记录开始查起。

对此,老崔表示,在案发前一段时间,涉案银行卡一直在正常使用,最后两次消费发生在2015年9月27日和29日。第一次是因为在扬州某商场购物,带的现金不足,因此,在商场收银台的POS机上,刷卡消费了600多元;第二次刷卡消费了4000多元,具体买什么,老崔记不太清了。

许先生则表示,最近一次刷卡是在扬州杭集镇的一家洗车店。当时,洗车工人过来推销店里的会员卡,并称会员每次的洗车费只要15元。由于这家洗车店离公司不远,许先生经常光顾,就答应了。当天,他办理了一张1000元的会员卡,但付钱时发现身上钱不够,就通过该店的POS机刷卡支付。

前案未破又遭黑手

顺藤摸瓜跨省抓捕

既然案发前,两张涉案银行卡都是正常消费的,那么,问题到底出现在什么地方?警方立即着手调查。结果发现,涉案的两张银行卡被盗刷的记录都是发生在距离扬州600多公里的山东济南,确定了作案地点后,警方开始侦查涉案人员。

然而,就在警马鞍山方紧锣密鼓地寻找幕后黑手时,老崔再次跑到公安机关报案。这一次,他在短短1分钟内,被盗刷10万余元。

事发在2015年10月12日晚上8点多,被盗刷的是老崔的农业银行借记卡。根据银行交易提醒,当晚8点55分至56分,该卡先后SABIC PP 514M12还可作为基础树脂利用于色母粒生产两次被转走共计10万余元。

和上一张银行卡一样,这张银行卡从未丢失过,事发时,该卡就在包里。收到短信提醒后,老崔立即拿着银行卡到公安机关报案。

令老崔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犯罪嫌疑人是如何盯上自己的?没有卡,也没有密码,他们是如何把里面的钱取走的?

为解开谜团,生态科技新城公安分局展开了大量侦查工作。一个多月后,他们终于锁定了该案幕后的6名犯罪嫌疑人,并确定了他们的藏身地。

截至2015年12月初,这6人先后在山东德州、聊城及江苏扬州落。经查,落的6人中,5男1女。其中,在扬州落的人,不是别人,而是许先生所说的洗车店老板——姜宇。其中的女子则是姜宇洗车店的员工。

这个洗车店老板在该案中是什么角色?他和老崔及许先生卡内资金被盗刷有无关系?公安机关随即展开审讯工作,但是,万万没想到,却得到了两个不同的版本。其中,犯罪嫌疑人李云甫等4人的版本较为一致。事情则要从他赚外快的经历说起。

烧烤店主学会黑招

洗车老板赴鲁拜师

李云甫,1977年出生,山东德州人,在当地经营一家烧烤店,此外还在淘宝上经营了一家店,专门销售POS机、写卡器等设备。

在经营期间,李云甫为招揽生意,加了很多交流群,并在群内发布广告。在此过程中,他得知了一条财路——改装后的POS机可盗取银行卡信息,然后利用写卡器等设备复制新的银行卡,通过ATM取款、转账或通过POS机刷卡等方式,把银行卡内资金转移。

“这就意味着,可神不知鬼不觉地转移别人卡里的资金。”李云甫十分兴奋,为拓宽业务,他特意增加打码机、空白银行要建立与完善塑料造粒机装备的综合评价准则与行业标准卡等“配套产品”用于销售。与此同时,他通过在上请教“业内高人”,学会了复制银行卡。

在此过程中,李云甫通过群,招揽了很多客户。其中就包括扬州的姜宇。在上聊天时,姜宇曾问及李云甫是否会复制卡,李云甫实言以告。

2014年年底,姜宇突然打给李云甫,称自己到济南了,想跟李云甫见一面,吃个饭。其间,姜宇向他请教复制卡的技术,两人由此变得熟络起来。临走前,姜宇请李云甫帮忙找到可套现的POS机。

作为“同道中人”,李云甫顿时明白了姜宇的意思——希望他帮忙找POS机套取赃款,并由此得知,姜宇是个“料主”。所谓“料主”是他们的行话,是指套取银行卡信息和密码的人。一般情况下,因风险太大,“料主”不会亲自去套现,而是找人帮忙。

刚开始,李云甫担心风险,不太敢接。这时,姜宇提出,他会给付POS机机主25%的好处费,同时给李云甫15%的中介费。这一提议正中李云甫下怀。原来,李云甫爱赌博,输了很多钱,当时正为钱犯愁,一听中介费如此高,决定铤而走险。

为降低风险,李云甫找到了阿豪和小章给他做“枪手”,即帮忙取钱的人。

异地刷卡遭黑吃黑

东窗事发自称迫不得已

2015年9月的一天,姜宇带着一个女子来到德州,后交给李云甫一张贴着密码的白卡,让他找个POS机刷卡套现。此后,李云甫陆续找了几个POS机准备刷卡套现,但一直未能成功。

两人认为,估计是复制卡过程中出现故障,决定改变方法——姜宇负责窃取银行卡信息数据,然后发给李云甫,由其复制出银行卡,然后再套现。此后,姜宇把从客户处窃取的银行卡信息发送给李云甫。李云甫拿到数据后,复制出银行卡,并交给阿豪、小章去取款。双方约定比例分赃。

但合作期间,李云甫发现,他复制的卡,有时不能使用正常的POS机刷卡消费或转账。于是,决定找“降级消费”的POS机。不同之处在于,普通POS机在刷卡时,可读取到持卡人的信息,如果是复制的卡,刷卡就可能不成功;而“降级消费POS机”,则只需刷磁条就可消费成功。

在寻找“降级消费”POS机时,李云甫认识了陶伟。陶伟,1978年出生,聊城人,在当地做生意,他所在公司的POS机可以写卡、刷卡。

几天后,李云甫带着阿豪、小章来到聊城和陶伟见面。在拿到数据后,陶伟成功复制了一张卡。通过POS机查询发现,这张复制卡内共有14万余元。

为确认刷卡数额,李云甫赶紧打给姜宇。姜宇因担心客户发现,提醒他们不要超过七八万就好。

挂了后,李云甫把姜宇的意思转达给了陶伟。可此时,陶伟动这样能够保证实验箱的质量起歪念头,“反正扬州的‘料主’也不知道,不如多刷一些。”陶伟提议,多刷出来的钱,他们瞒着姜宇分掉。当天,他们从复制卡中刷卡共计10万余元。刷卡成功后,阿豪和小章出去找银行ATM机取款,而后分赃。

在公安机关,对于复制、窃取老崔等人借记卡的犯罪事实,姜宇没有提出异议,但他对和李云甫等人的合作经过等有自己的版本。

据姜宇交代是,2014年年底,他听人说,改装POS机可赚钱,就经人介绍,向淘宝店主李云甫购买POS机,并拜他为师,学习改装POS机技术。在此过程中,李云甫向他提议,POS机可窃取银行卡信息,并可通过复制卡,窃走银行卡内的资金。起初,自己没有同意。但因有把柄在童蕊手上,在她的逼迫和李云甫多次游说下,才答应合作。

近日,邗江区检察院在审查过程中发现,姜宇的这一说法与李云甫、童蕊等人的交代均不一致,且李云甫与童蕊并不相识。在综合证人证言及相关证据后,依法以信用卡诈骗罪,对李云甫、姜宇等5人作出批准逮捕决定。目前,童蕊已被取保候审,该案还在进一步办理中及膝袜。

儿童咳嗽有痰吃什么药
儿童中耳炎怎么引起的
儿童鼻窦炎吃什么药
儿童感冒发烧吃什么药